国际

洪水冲进纽约地铁、地下室、桥洞!城市最致命的地方在哪?

李媚玲  2021-10-20 15:22:33
咪乐|直播|平台|充值 (以下均为美东时间)3月26日周一美联储官员讲话克里夫兰联储银行行长LorettaMester(投票委员)将在普林斯顿大学就货币政策发表讲话。

一个极端天气反应特别小组正在组建 以确定一套应对风暴的新的基本规则

 

 

图片来源:网络视频截屏

 

文/李媚玲

 

“请帮帮我!救命啊!”这是66岁的罗伯特‧柏拉弗(Roberto Bravo)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句话。

 

罗伯特是新冠肺炎的幸存者,他还曾从三次脑中风中活了下来。在去年感染新冠后,罗伯特经过一个多月的住院治疗后,最终顽强地战胜了这种在美国迄今已夺去近65万人生命的传染病。

 

9月2日凌晨,当洪水涌进公寓时,罗伯特还在熟睡中。这是一间位于纽约布鲁克林的地下室,没有窗户。罗伯特搬到这里一年了,这是他兄弟的房子。30岁时移民美国的罗伯特正计划搬回厄瓜多尔,他正在等待处理离婚的事,以便获取回国的费用。

 

当天凌晨,罗伯特的兄弟在监控视频中看到洪水正疯狂地涌向地下室,立刻拨通了他的电话,叫他赶紧离开房间。电话接通后,却很快就断了。家人后来猜测,罗伯特可能在睡梦中接听电话,慌乱中在漆黑的房间里迷失了方向。

 

后来,当罗伯特的两个兄弟心急如焚地冲回公寓救人时,看到警察正在把罗伯特的尸体拖出地下室。

 

洪水冲进地铁、地下室、桥洞

 

飓风“艾达”(Ida)是9月1日在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登陆后,北上至东海岸纽约一带的,它带来了每小时超过3英寸(等于76.2毫米)破纪录的降雨量。

 

截至当地时间9月4日凌晨,据官方公布的数字,“艾达”所带来的暴雨洪水,让纽约州的死亡人数上升至至少16人,其中纽约市至少13人,相邻的新泽西州的死亡人数达25人。

 

“虽然9月1日纽约市民都收到了洪水预警,但预警工作明显不够,尤其是对那些居住在地下室的人,还有那些被困在抛锚的汽车中的人。”一位在纽约皇后区工作的华人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表示。

 

在这次由飓风“艾达”带来的洪水中,纽约市至少有11人死于皇后区的地下室公寓,其中5人为华裔。纽约狭窄的地下室公寓长期以来一直是个安全隐患,这是由非法租赁构成的庞大阴暗的网络,通常缺乏基本的安全措施,出口狭小,但却是许多移民的重要避难所,罗伯特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

“9月1日晚8~9点多的降水量真的很猛、很惊人,就像瓢泼一般,我被拦在离公寓不到100米的超市里,被窗外顷刻而泄的雨水惊呆了。”居住在新泽西的华人李心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回忆说。

 

 

 

图片来源:网络视频截屏

 

与此同时,李心的朋友被大雨困在了纽约的一座机场,本打算去拉斯维加斯休假的她计划乘坐晚上7:50的飞机离开纽约。然而,雨水很快骤增,机场8点左右起飞的航班全部被取消了,而这些乘客又无法返回住处,只好睡在了机场。由于机场被困人员太多,很多人不得不睡在行李传送带上。在经历了漫长的一晚后,李心的朋友第二天下午才返回住处,疲惫不堪的她取消了这次度假之旅。

 

“我很幸运,下班的时候很早,大概傍晚五六点钟,地面的降水量还没有到致命的程度。”在曼哈顿上班、家住皇后区的亚瑟(Arthur)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。

 

9月1日下班后,亚瑟开车回家途中发现,很多日常经过的桥洞都积水了,不得不绕路,还有一些地势低的高速路上也有积水,但无法绕过,只好硬着头皮冲过去。但那些小桥洞亚瑟无论如何都不敢开,因为水深到连大卡车都过不去,只好绕路。一路上,亚瑟看到很多车都抛锚了。到家后,松了口气的他收到朋友的短信说,朋友家的地下室进水了。“好在我家地势比较高。”他说。

 

纽约警察局局长罗德尼·哈里森(Rodney Harrison)在暴雨过后的9月2日晚上表示,有835人从地铁系统中获救,近500辆汽车被遗弃在被洪水淹没的高速公路上。他表示,一支特遣队将被派往居民家中,以确保地下室不再有更多的受害者。“我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失踪,但我们将继续努力,不分昼夜地确定每个人的位置。”

 

截至9月3日下午,新泽西州和纽约州仍各有7000多户家庭断电。

 

极端天气需要新的应对规则

 

纽约市长白思豪(Bill de Blasio)和大都会运输署(MTA)将于9月14日纽约市议会举行的监督听证会上,回应对此次灾难性洪水灾害应对不力所招致的批评和质疑。

 

白思豪在自己的推特账号上说,“这次风暴、洪灾是由气候变化带来的惨剧。”MTA主席扬诺·利伯(Janno Lieber)也公开表示,没有办法预料到这场风暴的破坏性影响。他称其为“历史性事件”。

 

但公众和媒体对他们的“甩锅”并不买账。纽约市议会议长科里·约翰逊(Corey Johnson)在9月3日的声明中说:“周三发生的事情提出了几个紧迫的问题,包括为什么我们没有为一场预期的风暴做好准备。我们知道气候变化是一个不可避免的因素,但至少我们需要一个可靠的计划,来警告和保护纽约人应对即将到来的风暴。”

 

来自皇后区的市议员弗朗西斯科·莫亚 (Francisco Moya) 也质问说:我们没有像为“亨利”(Henri,一周前袭击了纽约的飓风)那样认真地为“艾达”做准备,这是不可接受的,这对这座城市来说是一个失败。

 

纽约曼哈顿岛28街地铁站的洪水倾盆而下,像一个小型的尼亚加拉瀑布,这个视频画面在社交媒体上被病毒式地传播,它就像纽约城市交通管理水平的负面宣传片,让人印象深刻。

 

尽管纽约州新上任的女州长凯西·霍楚(Kathy Hochul)来自布法罗(Buffalo,又称“水牛城”,是纽约上州尼亚加拉瀑布的所在地),但她显然不想在纽约的街道上看到这一幕。“艾达”带来的创纪录的降水量让9月1日当晚纽约50多个地铁站陷入瘫痪,列车被困在两个车站之间,公交车被洪水淹没。

 

“请问大都会运输署,这并不是纽约地铁系统第一次遭遇洪水。那你们打算做点什么,让这一幕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呢?”这位刚刚上任的女州长在9月2日的一次电视新闻采访中,受到哥伦比亚广播公司(CBS)记者的严厉质问。

 

“我们需要找出纽约市地铁入口附近街道下水道系统中最薄弱的区域,找到那些在强降雨中会形成一条河流注入地铁通道的地方,这是最首要的任务。”霍楚回应说,当“艾达”来袭的时候,自己很想知道为什么纽约地铁没有早点关闭。“我想知道为什么我们没有早一点阻止市民、游客进入这些危险的地铁通道。”她还说,预警是不是应该再早一点传达给居民。

 

“我们在9月1日早上准备了一些抗洪物资,但我们并不知道,在当晚的8:50 到9:50时,天空骤开,在纽约街道上倾泻出如同尼亚加拉瀑布般的水量。”这位女州长说。

 

实际上,白思豪在新闻发布会上委婉地承认了这次对“艾达”的应对不力,他表示,纽约市将增加疏散令和出行禁令的使用,向住在地下室的人发出更强烈的洪水警告,并派遣紧急救援人员挨家挨户帮助疏散居民。同时,纽约市将针对地下公寓高度集中的社区,特别是皇后区的社区,设置特别的电话警报。这些公寓是数万名纽约人的家,其中大部分是移民,这些公寓大多是非法改建的。

 

白思豪还表示,一个极端天气反应特别小组正在组建,以“确定一套应对风暴的新的基本规则”,这些规则将需要“更激烈的行动”。“这是一种极端恶劣的天气,这是一场全新的比赛。”他说。

 

纽约市政府网站还发布公示称,如果因洪水造成财产损失,包括房屋发生被水淹、地下室浸水等与洪水相关的损坏,屋主可以填写损失索赔表,向市政府提出索赔申请。索赔必须在事件发生后90天内亲自或通过挂号信提交至纽约市主计长办公室,如果索赔未在发生后1年零90天内得到解决,市民可以采取法律行动来维护自己的权利。

 

全球地铁系统正成为气候变化所带来的极端天气的重灾区。伦敦、纽约、东京,这些城市都拥有上百年历史的地铁系统,而那些拥有比较新的地铁系统的城市,也不得不设法应对地铁设计之初没有考虑到的挑战。

 

 “我们面临的挑战是,如何为下一场风暴做好准备。”纽约大学鲁丁交通中心副主任沙拉·考夫曼(Sarah Kaufman)警告说,“一场本应在100年后发生的风暴,有可能明天就来了。”

 

(文中李心为化名)

 

百度